本期文章

沒有解藥的疫情“後遺症”

儘管物價漲勢放緩,但別忘了疫情期間曾一度飆升至歷史峯值的失業率。發放紓困金只是暫時性的療傷,高通脹這個疫情“後遺症”,至今還沒有“解藥”。

作者:趙菀瀅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1-09-30

在有了疫苗保護的“後疫情時代”,病毒似乎不再是美國人最大的勁敵,反而生計上的困難,如物價飛漲、返崗遲緩、中小學開學難,成了全民“公敵”。

用芝加哥公立學校系統內的西班牙語老師塔米卡·莫拉萊斯的話説就是,你也許不會得新冠,但你一定會得疫情“後遺症”。


開學難,家長更難

卡特·克里斯蒂安往常最愛做的事,就是每天早上在街邊等校車。每當那個標誌性的黃色巴士在他的視線中逐漸放大變得清晰時,卡特總會揮舞着手,激動地喊道:“校車來了!校車來了!”

不過,2020年3月,處於新冠疫情暴發期的芝加哥頒佈了居家令,剛從幼兒園順利畢業的卡特,自此就沒能踏入新學校。

“現在每天早上,卡特還會站在窗邊問我‘校車要來了嗎?校車要來了嗎?’”卡特的母親阿什利·克里斯蒂安告訴南風窗記者,“我感到很難過,因為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也難以解釋。”

卡特是特殊的。他在出生後不久就被確診為自閉症,很小就開始了干預治療。但卡特的遭遇卻並不特殊。反覆無常的疫情,使得美國很多中小學校仍然無法開學,學生仍被困在網課中。

孩子無法返校,最頭疼的便是家長。母親阿什利説:“從居家令頒發的第二天起,我們家就開始雞飛狗跳。卡特每天都在走廊裏來回瘋跑,時常發出怪叫,整個人很躁動。這些都是之前沒有發生過的,我們也手足無措。”

因為身患自閉症,卡特的起居極其依賴於父母給他制定的生活法則。在疫情前,他有固定的起牀、上學、放學和理療時間,如果跟着這一套流程走,卡特便可以正常學習和生活,但如果哪一個環節出現了波動,他就會變得焦躁不安,甚至會出現無意識的“自殘”式的衝撞行為。

“新冠給我們帶來的只有混亂。”阿什利表示,“卡特的生活規律已經完全被打亂,儘管我們在盡力為他重新制定一個規律,並讓他適應,但他不理解,他的行為就像在問我們,‘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總是在屋子裏?’”

2020年,西蒙斯自閉症知識研究基金會的一項調查顯示,在美國有一個或多個自閉症兒童的8000個家庭中,82%的家庭表示新冠疫情對他們孩子的心理健康產生了負面影響,還有63%的家長認為,治療的中斷、學校關閉和專業診所的關停是影響他們的三大因素。

“無論對家長還是孩子來説,長時間閉門在家都是一種折磨。”佛羅里達大學的神經科醫生阿德里安·埃什拉吉告訴南風窗,“尤其對於患有自閉症、多動症的兒童來説,一旦你改變了他們的日常生活流程,他們就很難調整自己,也很難集中注意力,這讓他們很難學習和生活。”

同樣感到痛苦的,還有身為老師的塔米卡·莫拉萊斯。她家中有個在讀五年級的兒子馬克西米利。“上網課從一開始就是一場災難,對他沒有一點好處。”塔米卡發現,兒子在前20分鐘還算比較投入,之後沒多久,他的思緒就會飛到九霄雲外,並且任何細微的聲音、任何瑣碎的事情都足以讓他分心。

“我有教學經驗所以知道如何管教孩子,但那些在遠程上班,同時家裏還有上網課的孩子們的父母呢?他們能怎麼辦?”塔米卡感到分身乏術。

住在芝加哥郊區的阿什利·哈比森是個單親媽媽,她不僅打着兩份工,還肩負着照看兩個孩子的艱難職責。

在封城期間,哈比森的自閉症兒子德文經歷了很多情緒動盪。“他會哭醒,告訴我想上學。但他不明白為什麼他不能上學,於是又開始變得不説話。”

“我想幫助他,但我不知道如何幫助他。”在接受採訪時,視頻裏的哈比森淚如雨下,房間裏還傳來孩子們此起彼伏的哭鬧聲。

今年8月30日,芝加哥公立學校終於迎來疫情期間第一個真正的秋季開學日,哈比森稱這是對家長的一場“解救”,德文也成功入讀特殊學校。

不過,愛上學的卡特暫時不會返校了。一年半的疫情已經將他的生活規律衝撞得支零破碎,同時因為線上治療的效果大打折扣,卡特的學習、社交等能力也在不斷退化,如果轉去線下上課,母親反而會擔心他在學校無法適應。

“兩年,一切又好像都退回到了起點,我們就這麼功虧一簣。”阿什利嘆氣道。


節衣縮食

疫情“後遺症”的另一症狀,便是高居不下的物價。

根據勞工局8月發佈的最新消費者價格指數(CPI),美國的食品價格在7月再次上漲了0.7%,而在過去一年,食品價格已累計上漲了2.6%。食品趨勢專家菲爾·倫珀特預計,這將成為美國物價的新常態,並將持續至少兩年。

阿什利明顯感受到了物價的飛漲,她表示:“以前每週去超市,300美元的食物可以至少供我們一家三口吃一週,但是現在每次的賬單都至少多了五六十美元,連瓶裝水都在漲價,無機產品的價格也已經和疫情前有機食品的價格相差無幾。”阿什利苦笑道,“唯一漲不起來的就是工資。”

在疫情初期,許多食品的價格就已經開始急劇上漲,但在過去幾個月中,飆升已經逐漸平息。普渡大學農業經濟學系主任傑森·盧斯克認為,美國經歷了一次物價大飛躍,現在則進入了更加緩慢而穩定的上漲階段。

儘管物價漲勢放緩,但別忘了疫情期間曾一度飆升至歷史峯值的失業率。發放紓困金只是暫時性的療傷,高通脹這個疫情“後遺症”,至今還沒有“解藥”。

疫情剛暴發沒多久,阿什利的丈夫喬納森·克里斯蒂安,就經歷了一次“暫時解僱”。

喬納森在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從事地勤工作,但因為疫情期間的交通管制令,航空業遭受了沉重打擊,喬納森也有半年時間無活兒可幹,更沒有工資收入,一家三口僅靠着阿什利的月薪和政府發的紓困金勉強度日。

阿什利表示,自閉症兒子每月的治療費是一筆不菲的開支。即使有保險報銷,單次療程的價格也高達30至40美元,而卡特一週至少要接受3次治療。除此之外,卡特在生活上的需求也比同齡小孩多得多。雖然他已經7歲,但目前仍然需要紙尿褲等生活用品,每個月至少有450美元是單獨花在卡特的生活起居上的。

“這筆賬很難算,我們家沒有存錢的習慣,更沒有這個機會。喬納森和我的工資基本上都用來還信用卡賬單和一些房貸和車貸,到月末基本就所剩無幾了。”

阿什利曾經很慶幸疫情期間,因銀行更改條例可以暫時不還貸也不還利息,夫妻倆每次都能拿到最高額的紓困金,解了不少燃眉之急。隨着疫情放緩,喬納森也於2020年年底返崗,但當他們以為生活終於要重回正軌時,通貨膨脹卻接踵而至,並且一路狂飆,阿什利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我們在疫情期間得到的福利,彷彿都在一點點被贖回,而且這是望不到頭的。”電話另一端的阿什利感到很沮喪。

如今,阿什利一家要同時償還疫情期間推遲幾個月還的房貸和車貸,還在面對更加昂貴的基本生活開支。

“我已經很久沒有出門逛街了,現在去超市也會反覆對比價格。比如去Target超市的時候,我以前可能會買舒潔的紙,但現在只會買超市的自營品牌,能省一點是一點。”阿什利表示,“我希望一切都會好起來,只是不知道要熬到什麼時候。”

住在俄亥俄州的阿曼達·湯普森也深有同感。阿曼達一家四口是Costco超市的常客,雖然Costco一直以量多、價格實惠深受美國家庭的歡迎,但阿曼達發現Costco也沒能頂住疫情加劇通貨膨脹的壓力。

“我記得以前一磅牛排大概是10美元,但現在已經漲到16美元了。還有雞蛋、牛奶、衞生紙等等,基本上我們要吃要用的都在漲價。對於我們這種大家庭來説,每件單品即使是漲一美分,最後在小票上都會發現要多出很多錢,有的甚至在翻倍漲價。”

阿曼達直言“感覺家裏快吃不起肉”,以前他們會為了省時省力在Costco一站式購物,但現在阿曼達會專程跑多個超市,買不同的菜品,只為更優惠的價格。

“本來計劃2020年就還完所有學貸和房貸的,現在我們已經把計劃挪後至少5年。”雖然阿曼達對通脹有不少怨氣,但她認為自己依舊是幸運的。“疫情期間我和丈夫沒有被裁員,所以收入沒受影響。那些丟了工作的家庭,一定比我們更難。”


不願工作?

美國通脹的“高燒不退”,在不少經濟學家眼裏是一個“經濟復甦”的標誌。《華盛頓郵報》的分析認為,從價格的對比上來看,這也可以説是暫時性的回彈。

比如在2020年4月的疫情暴發期,機票價格同比下降了24%並且持續走低,但在今年重新開放經濟、允許旅行後,可以預見的是,酒店、機票、火車票等價格會大幅上漲,即使是漲了25%也不足為奇。這也是為什麼白宮和美聯儲的高級經濟決策者認為一切都在掌控當中。

但在經濟復甦的大環境中,美國的勞動力市場依然陷入另一個怪圈—失業率居高不下,很多企業卻招不到人。

在7月的最後一天,全美招聘的崗位數躍升至1090萬,這是自2000年12月以來的最高水平。但奇怪的是,失業率仍維持在6%左右,約為疫情前的兩倍。

作為居家辦公的在崗人士,阿什利表示理解返崗遲緩的現象,她表示如果不是因為公司允許她居家辦公,並且喬納森差點丟了工作,她大概率會選擇辭職,在家專心照顧卡特。這在她所處的自閉症患兒家屬的圈子內,也再正常不過。

同時,摩根大通經濟學家邁克爾·漢森認為,人們正在花時間尋找更好的工作崗位,這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額外的失業救濟福利。

截至4月17日,美國勞工局的數據顯示,已有超過1610萬人領取了失業福利。領取失業救濟金的人,除了能獲得各州常規的救濟(平均下來每週能拿到318美元)外,根據美國國會通過的紓困法案,每週還能額外得到300美元補貼。照此計算,領取“雙份”失業救濟金的失業者,平均的周收入反而比時薪15美元的全職工作者要高。

對此,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史蒂文·戴維斯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一語中的:“如果你失去了一份上下班只需15分鐘、工資接近最低標準的工作,那麼去找一份上下班需要60分鐘、工資一樣接近最低標準的工作可能就不值得了,特別是在學校停課、你又沒有托兒服務的情況下。”

今年9月,大部分州的失業救濟金都到達了期限,申領失業救濟金的人數也在不斷下降。有分析認為這是“勞動力市場的反彈正在積聚力量的又一個信號”。至於疫情的傷口何時才能癒合,沒人能回答。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